被奉为经典的迪特拉姆斯“设计十诫”,头一次被人质疑?

2019/11/7

浏览:176次

多一点思考,多一些进步!

相信大家都看过或听过迪特拉姆斯的设计十诫,这套原则被奉为设计界的圣经,阐述了好设计的标准:

 

    好的设计是创新的(Good design is innovative);
    好的设计是实用的(Good design makes a product useful);
    好的设计是唯美的(Good design is aesthetic);
    好的设计让产品说话(Good design helps a product to be understood);
    好的设计是谦虚的(Good design is unobtrusive);
    好的设计是诚实的(Good design is honest);
    好的设计坚固耐用(Good design is durable);
    好的设计是细致的(Good design is thorough to the last detail);
    好的设计是环保的(Good design is concerned with the environment);
    好的设计是极简的(Good design is as little design as possible)。

拉姆斯的设计风格与理念,也对今日的苹果电脑产品与其设计师乔纳森·埃维有显著的影响。在工业设计纪录片《Objectified》中,拉姆斯表示苹果是唯一一家遵循他“好的设计”原则去设计产品的公司。

02 (1).png

 

今天这篇文章的观点比较新颖,是我见到难得的一篇去质疑被奉为圣经的迪特拉姆斯“设计十诫”。敢于挑战权威,能独立思考,有理有据的文章,我很喜欢,也分享给大家,推荐阅读。

同时也希望大家在平时的工作学习过程中,对于自己所应用到的设计理论保持一份独立思考。通过这些思考,一方面可以吃透设计理论,另一方面或许也能发现属于自己的设计理解,对于提升自身能力很有帮助。

译文:

02 (3).png

如果你正在阅读这篇文章,我相信你肯定非常熟悉迪特·拉姆斯,知道他的作品和对设计的影响。去年,在Gary Hustwit 发布了关于迪特拉姆斯的纪录片《Rams》(2018),人们比以往更加关注这位伟大的设计师了。长期以来,一直是设计界的传奇人物,最近的纪录片出来后,地位更是得到了传播和巩固。他的工作和思想似乎没有受到过任何批评,他最出名的“设计十诫”更是作为专业的设计课程。

引用一位设计师 Darius Ou的话来说:


我们总是遵循生活在20世纪的设计师们制定的规则,但如今我们生活在21世纪了,那么我们遵循的是什么呢?我们是在盲目跟风吗?

虽然我很欣赏迪特拉姆斯在产品方面的许多研究,但我发现他的代表理论“设计十诫”(https://www.vitsoe.com/eu/about/good-design) 也并非完美。第一次阅读这些原则时,很容易发现这些原则和他的一些最具标志性的设计能非常吻合。但当我们深入思考时,会发现它们并非没有例外、混乱和矛盾。只有当我们在工作和思考中发掘出那些我们所欣赏的人的局限时,才会开始理清和发散自己的思维。

第一部分,我会写到迪特拉姆斯的三个设计原则。

一、好的设计是创新的
创新的可能性还远没有被穷尽。技术的发展不断为设计理念提供新的起点,以提升产品可用性。但设计的创新总应与技术的创新相连,永远不要为了设计创新而创新。


看看这条原则,我发现他把好的设计和技术创新捆绑在一起,这是对好的设计的一个极端狭隘的理解。

不过,我们首先得明确什么是"创新"。从牛津字典中我找到了一条简单的定义:


“引入或使用新的思想,新的方法等。”


从这个简单的定义可以看出,好的设计并不一定是创新的。在做项目的时候,我们通常特别不想直接引入新想法或做事方法。让我们想象一下,我们正在设计一个大型建筑的标识系统,为了达到一个大家都容易理解的结果,就必须得遵循一些熟知的设计方法。在这种情况下,好的设计通常并不具有创新性:它应该遵循那些经过尝试和测试的实践和原则,其实大家都知道在真实做项目时,这些原则是非常有效的。

(彩云注:我觉得这里有一个矛盾,是要去应用设计原则还是尝试新方法?为了效率而不去尝试新方法,怎么会有新的流程和方法?如果去花时间尝试新方法,老的设计方法就又失去了意义?)

如果我们看到“创新设计”这个词,情况会变得更加混乱。引用一些不同设计师和思想家就创新设计这一主题所做的采访:


“它暴露了一些技术内在的力量,好的设计应该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优雅的,圆滑的,漂亮的设计都与创新无关。”
“你无法想象没有它你要如何生活。”
“就其本质而言,创新设计应该要让我们感到惊讶。”
“创新是有风险的,所以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创新者。”
“很简单,做的设计有触动人心吗?“


从上面的访谈中可以看出,尝试定义“创新设计”存在非常大的主观性。不过,从上面的片段和我们的词典对创新的定义来看,我们可以说,创新设计不仅是一种新事物,而且它的卓越性使它与众不同。

让我们来说说标识设计的例子。如果我们邀请一家设计机构去设计一套标识,可能不会要求他们做“创新设计”。这并不代表我们不想要好的设计,只是不想改变已经存在的规则,不想承担风险,不想暴露“技术的内在制约”。


当标识设计良好时,它往往是很普通的。它几乎总是很难被注意到,只能通过它所传递的信息才被间接的感知到。你不太可能听到有人惊呼他们刚刚看到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标识系统(除非他们自己本身就是标识设计师)。

这里也并不是说标识设计永远不需要创新。随着环境的改变和人类理解层次的进步,我们需要打破传统,用创新应对新的设计挑战。比如,Margaret Calvert和Jock Kinneir在20世纪50年代对英国路标系统的研究,可以说是路标设计创新的一个例子。他们的成功和创新并不依赖于技术的进步,而是依赖于他们在设计路标系统的过程中引入的新的方法。

02 (2).png


Kinneir和 Calvert设计的路标系统在英国伦敦艺术馆

我相信你可以举出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来说明好的设计大多“不是”创新的,甚至都从不尝试创新。这是一个简单的“好设计”,我们将其理解为对已知实践娴熟而扎实的应用。好的设计不需要技术进步,也不需要改变世界,更不需要引人注目的美观。好的设计通常是无形的。

迪特拉姆斯的第一条设计原则所出现的问题是,它把两件不同的事情混淆到了一件事里面:好的设计和创新的设计不是同一件事,相互独立。

(彩云注:这里涉及到一个辩论里面的辩证观点,好的设计未必是创新的,沿用好的设计原则,人们习惯性的认知所设计的东西,可能就是好设计。比如图标的设计:一个好的图标,如果能在大多数不同文化背景下被理解,那就是一个好的设计。如果被创新的画成一个复杂的,不符合不通用认知的形状,那可能就成了一个糟糕的设计。)